您好,欢迎光临《中国社会保障》杂志官方网站。[投稿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 >> 文章详细内容
编者按: 他与社保有着不解之缘——“社保培育了我:感谢五险合一数据大集中,感谢社保卡全国发放,感谢互联网+人社……”在社保信息化体系建设高歌猛进的篇章中,他的奋斗与成功成为贴切的注脚。

邱建华:选择社保,我最正确的创业选择
《中国社会保障》2017年第12期    作者:本刊记者 徐颢

近年,全国8000万退休人员异地领取养老金资格认证平台的应用让一家名叫智慧眼的公司备受资本市场的关注,2016年,有风投欲出价6亿元将其收归麾下,被智慧眼创始人邱建华拒绝了。在他眼里,自己创业正当时,且还在走上坡路。

2017112日,记者在智慧眼(湖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见到邱建华时,他前一天刚从北京总部回来。当天上午他又谈了一堆关于公司整体上市的事情,风尘仆仆,却又斗志昂扬,说起话来语速很快,有着湖南人火辣利索的风格。

1980年出生的邱建华算是一名创业老手,在智慧眼之前,他创立了一家专注数据安全领域的湖南创恒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取这样一个大众化的公司名并非随意——“湖南有一家知名IT企业叫创智,创智创造智慧,而我希望创恒能创造永恒,建立更久远的IT公司。”“企业不在于你做多大,而在乎你做多久。这大抵就是邱建华创业伊始给自己拟定的信条。

社保俱进的创业缘分

2003年,创恒从年仅 23岁的邱建华手中起步,经过4年时间,到2007年时,已经成为湖南省内知名的有数据安全特色的系统集成商,年销售额达5000万元。客户眼中的那个小邱曾经因为长着一副娃娃脸,被质疑能否说话算数,名片上也只敢印上销售工程师的头衔,4年之后,他终于有底气为自己正名,担当名副其实的总经理

邱建华与社保领域结缘,早在创恒时期就初见端倪——在创恒的一次研讨会上,邱建华见到各行业的信息部门负责人,其中就包括一些负责地方社保信息化的同志。尤其是当时的湘潭市劳动社会保障局信息中心主任刘慧林,他让邱建华印象深刻:刘主任对于数据安全非常关注,调查问卷只有他填写了满满一页。从那时起,邱建华开始与刘慧林接触,一步步将自己的数据安全业务从湘潭社保做到了郴州、衡阳、岳阳、益阳、张家界、邵阳,最后到湖南省人社厅。此番拓展轨迹,邱建华笑称自己借鉴的是毛主席的农村包围城市战略。

2008年,邱建华事业的一个转折点。在一次与湖南省社保局业务交流的过程中,邱建华了解到当时老年人养老保险待遇资格认证遇到难题——资格认证还停留在手工阶段,比如当地的采取指纹认证或人工上门认证,异地的则让老人拿当天的报纸拍照或通过QQ视频同步图像,但这些传统方式存在着明显的缺陷和漏洞:人工上门认证成本太高,老年人的指纹常常开裂磨损造成无法识别,而照片通过PS技术可以造假……在某地社保经办大厅,邱建华还曾亲眼见到有老人夏天排长队导致中暑。就在此时,邱建华从国防科技大学了解到,人脸识别可以解决这一难题。其优势在于认证人员不用到经办机构来,只需摄像头连接计算机,计算视觉技术便能自动提取人脸特征,与已建好的人脸模板进行比对,跨时间跨地点识别个人身份,完成认证。

发现现实痛点又能立马找到解药,这让邱建华有点小兴奋,他先后与郴州市社保局和国防科大达成合作:引进国防科大的人脸识别技术,在郴州市社保局开始试点。但当时国防科大的人脸识别技术还存在局限性,用起来并不默契,算法支撑不到位。邱建华又来到北京找到当时的业界泰斗,买了升级版的开发包回去,结果发现成像居然是倒立的,而仅修改这一个问题就需要花上一周的时间,他有些失望:按这个效率,我有生之年恐怕看不到很高的准确率了。对技术充满渴望的邱建华决定组建自己的算法团队。他瞄向北京中关村,注册自己的第二家公司——北京智慧眼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寓意打造识别万物的智慧之眼。半年之后,人脸识别第一套算法出炉,能解决80%的问题就算成功!凭借这套成功算法,邱建华中标郴州市人社局。

2009年,当时全国的社保领域中只有深圳社保应用了人脸识别,在智慧眼加入之后,人脸识别从湖南郴州开始,推广到湖南省省级平台,全省200多万企业退休人员通过了智慧眼的认证,社保领域成为智慧眼演练人脸识别技术核心算法的主试验场。广阔的社保领域让邱建华见识到了人脸识别技术应用的魅力。自此,邱建华的创业方向从单纯提供产品及软件开发集成向计算机智能视觉领域转变。

2013年,阿尔法狗的面世将人工智能向深度学习阶段推进,智慧眼运用海量数据通过深层次网络训练机器的学习能力,使得人脸识别精度再次提高20%,在社保领域全面开花,辐射全国,涉及的业务种类从企业养老到新农保、城乡居民养老保险、机关事业养老保险扩展,方向从养老业务向失业保险、公务员考试、职业资格鉴定、医疗保险业务拓展,场景从医院向药店延伸。

当然,每一项技术都会有天花板,人脸识别技术的精度始终是瓶颈。综合比较便利性、安全性和精度三方面指标,指静脉是最优选择。从2013年起,邱建华的研发团队开始进军指静脉识别技术,并顺利在2015年全球指静脉识别算法挑战赛中展现实力,独占鳌头。基于国际领先的人脸识别技术与指静脉识别技术,智慧眼以人社业务为基础,协助公安、卫计、教育、民政等机构建立生物特征库,搭建生物识别实名制身份认证平台,快捷解决互联网环境中的身份确认问题。

2014年,邱建华作为在京湘军中的一员,听从长沙市政府召唤,回乡创业,设立智慧眼湖南子公司,分流运营和采购投标业务,北京则成为汇聚高端研发人才的算法中心。在社保领域深耕细作多年,邱建华的智慧眼覆盖中国人社身份认证大多数的市场份额,为全国20多个省4亿余人提供了生物识别社保待遇资格认证服务。一份庞大的数据财富正悄然沉淀。

每次风来,总有冲动迎风而上

在员工眼中,邱建华是家长,有着一言堂的作风,大家背后称他邱大大。对于这样的名声,邱建华说自己其实是故意为之,因为在公司一个声音能保证一个企业顺利渡过初创阶段

专注,是邱建华使用的高频词汇,贯穿整个创业历程——在他的理解中,专注,首先是目标清晰。比如邱建华从小就立定志愿——像父亲一样做个生意人,高中时专门买过一本书,叫《做世界上最会赚钱的人》。之后的每一步,邱建华可谓有的放矢:高中分科选择理科,高考志愿填报市场营销和经济学专业,为了搭配一技之长,大学期间选修了计算机,初出茅庐便以技术工程师的身份,扎根在了技术领域。初建创恒,邱建华便规划:创恒专做存储,之后创立智慧眼,集中方向主攻社保领域——“目标清晰保证了企业在发展中的专注。除此之外,邱建华觉得解决问题是维持专注的能力,遇到问题不逃避,没条件就创造条件上的执着理念,曾经让他在除了目标什么都没有的初创阶段迈过市场、技术、资金等一道道坎。他的终极目标,是希望自己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一名工匠,专注,务实,且持之以恒

在陪伴多年共同打拼的妻子曾永玉心中,邱建华不是最聪明的,但却是模仿能力最强的,通过交流,他能把别人的长处变成自己的,不会死要面子,乐于承认别人的长处。爱学习爱钻研,学习能力强,是邱建华的长项。所以,在2014年拿到北大工商管理硕士之后,自认为还不够懂技术的他今年计划去天津大学精密仪器专业再攻读个博士。

不过,邱建华自认还是那个感性甚至是疯狂的热血创业者,会不断犯错然后修正,每次试完错都觉得自己成熟了,劝自己要安分,却又在下次风口来的时候浑身发热,迎风而上。而每一次站在风口的邱建华并非都能成为弄潮儿,失败的尝试曾让他差点亲手葬送创恒,那家他一开始想做到永恒的公司。

2008年,创恒一年800万元的利润让邱建华开始内心狂妄,在湖南的小井中不知天高地厚2008年底全球遭遇金融危机,钱荒的背景下,现金为王,2009年邱建华带着1000万元来北京创业,虽然初来乍到,但邱建华雄心勃勃,扎根当时繁华的金源商务中心开始招兵买马,一年下来,捉襟见肘,再过半年,弹尽粮绝,只剩下最后8名员工。一个个连环困境摆在邱建华面前:市场没拓展,核心技术未突破,钱还花光了。更让他心有余悸的是:来北京之前他差点孤注一掷卖掉湖南创恒。幸存的创恒像是老天留给他的一线生机——智慧眼续命。无奈,邱建华带着仅剩的8名员工退出了高大上的写字楼,一起熬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日子。

2015年,双创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互联网领域里挤满了租个工位、揣一笔记本电脑就开始创业的年轻人。在这个风口,邱建华跟风投资了一家初出茅庐的互联网小企业。1年时间,200万元投资失败证明自己又冲动了可是没办法,创业就是从感性到理性,错了从头再来,如果连试错的勇气都没有,怎么到达成功的彼岸。企业就是不断剥离,去伪存真,发展壮大。

在互联网的风口,邱建华选择做的另外一件事,便是——老来网。

数据导入养老领域做文章

受互联网思维的启发,邱建华想起了沉淀在智慧眼平台上的那笔隐形的数据财富。2015年,邱建华在北京成立智慧眼的子公司——老来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瞄准的是全国2.3亿60岁以上老人的居家养老市场。这是邱建华早已看到的又一个现实痛点:中国是一个敬老爱老的国家,几千年来注重养儿防老,但之前的独生子女政策造成中国这一代人的养老压力很大,如何减少国家的投入,减轻老年人家庭负担,为老年人提供好的服务,这就是养老需求。按照邱建华能解决80%的问题就是成功的思路,他认为居家养老是解决养老问题的主要出路,这就需要一个市场机制下整合各方资源的第三方平台,最重要的是,需要有老人来关注。就凭这点,老来网无疑携带天然基因——8000万人的养老认证数据接口。老来网能依托社保认证服务的入口,除提供认证服务之外,还将积极为老年人提供健康资讯、社会化管理、家政服务、定制旅游、老年商城、家政护理、养老地产、机构养老、健康咨询管理、医疗保健、在线老年大学、定制休闲旅游、投资理财等功能和服务,形成一个围绕中老年人需求服务的完整产业链。通过对用户使用老来网服务的大数据分析研究,我们可以了解用户的真实需求,如喜好、关注点、兴趣等,从而为用户提供更加有效、贴近生活需求的服务内容。邱建华脑海里的老来网已成体系。

20165月,老来网获得国家发改委互联网+”重点项目支持,成为全国民生养老领域唯一获批的互联网平台。在邱建华申报答辩时,有院士一语中的:你做老来网的最大优势是把握住了别人的保命钱。

 2016年,老来网实现与10个省份的社保系统对接,接入社区()服务机构1万个,企业100家,注册用户逾千万。2018年,老来网计划实现云平台与全国各省份的政府部门业务系统对接,接入社区()服务机构20万个,企业1万家,注册用户达8000万,惠及全国老年人群。在老来网里,智慧养老得到如此具体的诠释:利用手机随时随地进行养老资格认证、社交陪伴让老人不再孤单、养老生活服务面面俱到、智能穿戴设备让老人将流行穿在身上。对邱建华而言,老来网是人工智能领域解决民生问题的最好案例。不过,他也承认,自己两年前就跟风介入其实为时过早,从成立至今,老来网一直处在亏损状态,今年预计亏损500万元,邱建华明白,互联网是等出来的,不是做出来的,时间没到,我自己再怎么蹦跶都没用。

眼下,风口似乎正在来临——2016年,长期护理保险开始试点,要让65岁以上失能半失能老人享受护理保险。互联网+人社背景下,要在2.3亿老人中筛选符合条件的4000万受益人群,邱建华认为老来网有了用武之地:筛选工作中找到对象是首要,评估是基础,核心是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建立筛选模型。借助老来网的客户资源和核心技术,构建评估平台,至少能解决80%的问题,大大降低人工评估中的成本和规模。

邱建华的老来网与社保,注定相互辉映,互相成就。

转载本文请注明“转载自《中国社会保障》杂志官方网站 www.zgshbz.com.cn”

网络编辑:李量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885号 京ICP备11018484号 中国社会保障杂志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