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中国社会保障》杂志官方网站。[投稿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 >> 文章详细内容

张碧巍:有趣的梦想“实力派”
《中国社会保障》2016年第8期    作者:本刊记者 徐颢

编者按:

作为一名有知识的90后,张碧巍的微博标签有一大串:超级大海龟、吃货小破孩、JA志愿者90后、书痴……”问她,最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回答:有趣的人。在完成了对她所有的采访之后,更深刻理解了她的有趣:既有热烈的向往、兴奋的表达;又有冷静的思考和不懈的坚持。


1990
8月出生,2013年大学毕业,不到3年时间, 张碧巍已经把音画梦想(一家儿童艺术体验教育公益组织)玩得风生水起,不仅拿到民政部门颁发的身份证,同时集结了各路资金,从项目启动时只有两员大将,到现在核心管理团队超过50人、志愿者团队累计超过千人;从最初的8个孩子,到现在覆盖北京、上海35所打工子弟学校的10万名学生。在张碧巍的集结下,音画梦想一路愉快地向前奔跑——“我们很年轻,拥有专业知识和技能,最重要的是,我们有颗哪怕改变一点点这个世界的决心。

感恩爷爷

在张碧巍成长的过程中,有两个关键词一目了然:一个是音画,代表她的梦想和未来;另一个就是爷爷,见证和牵引她的成长。

爸妈常年在国外,张碧巍是在爷爷奶奶的陪伴下长大的。在她刚学会站立,还无法独立行走的时候,小手从书柜里够到的便是《史记》《资治通鉴》,它们被爷爷颇有心机地摆放在最底层,替代卡通、幼儿书籍。爷爷把《资治通鉴》变成一个个故事讲给我听,到4岁我已经认识不少字,爷爷就说现在你可以自己看了。于是,一本《新华字典》加上《资治通鉴》,我的史学教育就这样启蒙了。

爷爷教会我的不仅是知识,更是学习知识的乐趣和习惯,同时懂得了分享与包容。张碧巍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班上有一名很特殊的学生,独自坐在讲台下的一角。爷爷知道后,让小碧巍主动向老师申请与她同桌。你看她一个人,心里肯定不舒服,你跟她同桌,你也多了一个朋友。听了爷爷的话,小碧巍主动找到班主任,换了同桌。

一次数学考试,小碧巍拿到全班唯一的满分,告诉爷爷这个喜讯时,爷爷却问同桌考多少分?”“50分。爷爷有点不高兴了,对小碧巍说:你的100分对她得多刺眼啊,你自己用功得100分没什么了不起,如果你能把她的50分变成100分,你等于自己多挣了50分,是多大的进步啊。这个加法让小碧巍心头一亮。从第二天起,小碧巍会晚一个小时离开学校——给同桌补习功课。小学毕业考试小碧巍依然是班级第一,同桌却也远远甩过50分,进入全班前十。为此,她得到了一份出乎意料的奖励——限量版全套悠悠球。

在张碧巍心中,爷爷是最重要的人,无可替代。爷爷教会我三件最宝贵的东西:热爱学习、坚持、博爱。

成长本不是件操之过急的事情

有趣、活跃、滔滔不绝,是张碧巍给人最直观的印象。可她却说,我曾经是一个非常内向的小孩。”6岁时的她,一心只想成为大人眼中的好学生。看见生人会害羞、紧张,记得过生日时,蜡烛已经点燃,大家让我领唱生日歌,我吓得钻到了桌子底下。

到了高中,张碧巍仿佛得到点化整个人一下子放开了”——担任学校戏剧节导演,带领同学排《雷雨》,像模像样地租赁各种道具,发现自己组织协调能力还挺强。进入高三,临近高考,张碧巍显得莫名地烦躁,叛逆,脑子里好像有团火球随时要迸发出来,需要不停地找人说话,嘴巴转得比脑子快。到了大学,高中时就作为青年成就组织(JA)学员的张碧巍开始频繁地出去讲课,主要是去中学,向学生传授正确的职业、创业和理财教育。JA待了8年时间,张碧巍发现,做公益能满足我的成就感,同时她清楚看到一个专业非政府组织(NGO)是如何运作,想帮助更多的人,要么有一个伟大的产品,要么做一个伟大的组织,用独特的文化和理念去推动社会发展。这为张碧巍的NGO情结打下了最初的烙印。

高考,对张碧巍,曾经是一种挫折。我是多么自信的孩子啊,一本只报考了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是我的梦想,可是失败了。她进入首都经贸大学工商管理专业,辅修金融。爷爷说过,如果你毕业以后需要靠大学里学的知识为将来寻找一个铁饭碗,那么你迟早也会失去它。因为知识是会被淘汰的,只有学习能力永不过时。为了检验自己的学习能力,大学4年,她选择用8份实习来填满。

大学4年的学习实践让张碧巍如鱼得水,经济学、管理学、市场营销、消费者行为学,成为她做公益非常有用的工具和资本。工商管理让她学会与人谈判的技巧,金融理念和投资技巧让她安心公益时,依然保证自己能自如地生存下去。成长本不是一件操之过急的事情。如今回头看,张碧巍很释然,我所有的人生选择都在一条线上串着呢,每一步都是偶然中的必然。

              

可贵的空档年

音画梦想,对张碧巍而言,也是偶然中的必然20133月,张碧巍认识了一位人大的师姐,她们6名人大学生做了一个关于儿童艺术体验教育的公益项目,取名音画梦想坊7月毕业时,6人中有的出国深造,有的离开北京发展,于是,音画就由这位人大师姐交给了爱管闲事的张碧巍。当时交到她手上的核心资产是,北京市昌平区北七家镇东沙各庄村的8个孩子。过去的两年,这8个孩子在6名人大志愿者的带领下,用一台单反相机,拍摄了2万多幅照片,记录下他们学习、生活、相互陪伴成长的经历。

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们发生了悄然变化:他们变得更爱干净,仪表更得体,也更懂礼貌。与城市里大学生的接触让他们走出自己原本闭塞的小世界,潜移默化的影响和相互沟通让他们学会尊重,内化教养。张碧巍知道,这种变化遵循的正是音画设计的轨迹。这让她倍感珍惜。但此时,她又万分纠结,摆在她面前的有两条路:接受美国康奈尔大学的offer(录取通知书)出国深造,或者,留在国内接手音画梦想。令张碧巍头疼的是,她不确定自己在公益这条路上能坚持多久?她怀疑自己是否有足够的信念,还是仅仅为了维持所谓的优越的道德感

为了寻找答案,23岁那年,她给了自己一个“gap year”(空档年)。她拿出自己在高一时写下的愿望清单:1.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游戏机;2.考上最高学府;3.走遍世界。她开启了第三个愿望——积极参与到一个联合国倡导的调研项目中,走遍160多个国家和地区,访问12—18岁青少年的现状,他们生活在少管所、戒毒所、学校、教堂和福利院。主动亲近和坦诚让我更了解社会不同阶层的人,而每一个人的价值观都是值得被尊重和理解的。

她还走访了国内80多个贫困县,想看看自己国家最真实的模样。有些贫困和落后让她触目惊心——“我来到青海的一个县,村支书是位体弱多病的中年男子,有个两岁的女儿。那两个晚上我是在牛棚外铺的干草上度过的,盖的是主人结婚时用的被子,这是他们能给我这个远方客人的最好待遇了。比起他自己住的石头房子,牛棚被修葺得更结实,打扫得更干净。在这个贫瘠的山区,牛的身价早已超过它的男主人。村支书说,他可以死,但是牛不能死,因为没有牛去耕种那几亩糊口的地,他的女儿就会饿死。两天时间,我始终没有见到他老婆,因为女主人甚至没有一件可以穿出来见人的衣服。

经过gap year,张碧巍的信念已尘埃落定。20148月,她回到北京,决定全身心投入音画梦想。810日,张碧巍在微博里写下给自己的生日祝福——“23岁那年走遍了除澳洲和南极之外的每个想去的地方,重读了自己最喜欢最想看的书,还折腾了一个叫做音画梦想的NGO。从此刻开始,继续勇敢地走下去,直到那一天,我的梦想照进现实。”8月底,张碧巍完成第一笔众筹,筹集到10万元注册资金。1027日,北京音画梦想社会工作事务所在北京市民政局注册成功,张碧巍称这是自己收到的最棒的生日礼物。

让梦想照进现实

准备重振旗鼓的音画当时只有两名全职人员,其他兼职人员全是张碧巍在首经贸的学弟学妹,因为没有资金,我只能当作一个学生社团运作,完全属于松散的组织。

全职的两个人,自然是各顶半边天。张碧巍负责解决两个关键问题:艺术培训教材从哪里来?资金从哪里来?必须全力对外寻求有料的,有钱的资源——“我去首师大的初等教育学院搜刮教师名单,然后厚着脸皮到各种论坛、会议上去一个个打听,到老教授家面谈。最后邀请到全国人教版的退休主编来给我们制定课程体系。有了,张碧巍再去找,这对商科出身的她,就容易多了。于是,音画的合作伙伴名单里陆续出现了:北京市政府财政购买服务专项基金、福特基金会、上海联劝基金会、西部阳光基金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

现在的音画羽翼渐丰:北京、上海两地的核心管理成员超过50人,每学期志愿者人数超过500名,覆盖了北京、上海35所民办打工子弟学校,服务超过10万名学生。

最近一次见到张碧巍时,她出现在北五环外的金海河小学。这家栖身于城市边缘的民办打工子弟学校,是音画的一个新的授课点。每周三的下午,张碧巍会带着七八名志愿者来到这里给孩子们上音乐课和美术课。这所学校是我们在北京授课的20所学校中条件最差的。学校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只教语文和数学,英语只教26个字母。鉴于这样的教育状况,张碧巍看到,孩子们美丑的概念是模糊的,比较邋遢,不洗手不剪指甲,行为方式粗鲁,甚至存在暴力倾向。不知道跟人如何有礼貌地打招呼,甚至递剪刀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存在偏差——习惯将锋利的一端对着人。最让人心酸的是,孩子们对此浑然不觉,当问道:你想过读大学吗?回答:没想过,我觉得现在挺好的。’”

艺术是一扇窗户,能打开发现美的重要通道。当另外一个群体进入他们的生活,让他们知道,干净得体的表现是一件让人多么赏心悦目的事情,他们就会主动去追求心里那一点点美好。音画的音乐课和美术课要做的,就是这样一扇窗。我们的音乐课不教孩子识谱识线,而是引导孩子将节奏节拍融入生活创作,比如自制一首叫早闹钟,鼓励他们在感受音乐的同时用线条或者符号表达自我情绪。美术课则提倡从生活中就地取材,比如利用吃完的糖纸、喝完的饮料瓶,实现一些生活里的小创造。 这些学校的学生平日里很少跟父母有交流沟通的渠道,但有了音画,他们开始关注自我的情绪,同时在表达和创造中建立信心。

 “如果有更多的孩子通过艺术这种手段成为人格更健全的社会人,我想爷爷会为我骄傲的。”■


对话
记者:与其他服务对象和服务内容比较类似的公益组织相比,你觉得音画的特色和优势在哪里?

张碧巍:音画项目的优势在于行动研究化、研究行动化。对项目效果进行评估是一项重要工作,不同于以往的人口普查式调研,音画更注重对于儿童个体心理发展的研究。我们联合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发展心理研究所在20163月出具了一份北京地区流动儿童艺术课程干预效果评估报告,报告显示,以艺术教育的形式对流动儿童的心理健康加以干预是行得通的。通过两年的跟踪评定显示,音画在创造性思维和积极心理这两大评估指标上对于流动儿童都产生了积极影响。

记者:你最终希望带领音画走向哪里?

张碧巍:音画的定位是一家公益教育组织,但我信仰的不是公益,而是教育,教育才是使世界变得更好的方式。中国有流动儿童3600万,留守儿童6000多万,这近1亿的群体只靠音画一家是做不完的,音画只是试点,做大做强之后让社会看得到,最终由政府主导,带领学校和老师推动艺术素质教育,培养出更多人格健全的人。

转载本文请注明“转载自《中国社会保障》杂志官方网站 www.zgshbz.com.cn”

网络编辑:李量
京ICP备11018484号 中国社会保障杂志社版权所有